·想把我唱给你听,趁现在年少如花[摘]

玻璃沐沐 | emotion | 2014-09-07

第一首歌《遇见》

我遇见谁,会有怎样的对白

    微雨,空气清甜,放学回家要经过一个古旧的小巷,安可可背着书包钻进一家音像店里。她戴着耳机试听,有点儿陶醉,禁不住随着旋律轻轻扭动起来。有人从她面前经过,她退后一步,一错身,书包把背后一面架子的CD哗啦啦扫落下来,她有点儿吓住了,蹲下来手忙脚乱地收拾。


    刚才经过的男生回过头来,开始整理架子。他穿着白衬衣,牛仔裤,他的短发精神抖擞,他的眼神干净澄澈,傍晚的一缕阳光温柔地映在他的脸上,美好得像一个不真实的梦境。


    男生微微一笑,眨眨眼睛,小声地对安可可说,还愣着不帮忙吗?


    他还说,看你脸都红了,我说过这点儿小事没关系的。他还说,奇怪了,在学校怎么没见过你?想听什么,我推荐给你。他叫骆天鸣,是这家音像店老板的儿子,和安可可一样都是川北高中的一年级学生。

 

 

第二首歌《他夏了夏天》

清淡与浓烈、好与坏都尝过

    暑假溽热而漫长,安可可生日那天,表姐答应要带她到欢乐谷玩的,可是安可可站在欢乐谷的门口,却看见骆天鸣同样等在那里。目光穿过人群,他们看见彼此,短短的对视之后,都云淡风轻地笑起来。


    骆天鸣走过来,他手里拿着两张票,他说,你也被放鸽子了啊,真惨,那正好我们一起。


    他们一起坐了过山车、海盗船,去了冒险屋、漂流岛。安可可想问,你在等的人总不会是我吧,那到底是谁失了你的约呢?可终究没有问出口。表姐打电话过来埋怨找不着她的时候,安可可正坐在准备启动的疯狂大摆锤上,她撒了小谎说今天有事来不了了,无奈旁边传来骆天鸣又兴奋又惊恐的叫声,瞬间泄露了秘密。


    他们分开的时候,安可可说,我今天很开心。骆天鸣说,我也是,生日快乐,嘿嘿,上次你的学生证掉在店里了,你的生日和我只相差一周,下次记得去拿。安可可笑了,十六岁的生日,是一个奖励,还是奇迹?

 

 

第三首歌《浮夸》

有人来问我我就会讲,但是无人来

    安可可满心期待着下一次的偶遇,夏天很快过去,安可可无数次经过骆天鸣的班级门口,但是遇见的次数却寥寥无几,更别提说话。


    再见到他,是在期中考试后,他身边走着一个长发长裙的女孩,擦肩而过的时候,骆天鸣甚至没有注意到安可可的存在。


    她听见他们在讨论题目,数学最后一道选择题是选B还是D。她还听见骆天鸣说,怎么每次都是你对,你就不能错一次吗?女孩说,不能。她的背影就像一只骄傲的天鹅。


    安可可又补办了一张学生证,她看着自己的照片,短发,瘦,衬得眼睛很大,还算清秀的一张脸,很乖的一副样子。她再也没去过音像店,她希望那个旧的学生证,能一直留在骆天鸣的身边。


    夜里做习题累了的时候,安可可总会趴在桌子上望着星空,偶尔看见一颗流星,会抓紧时间许一个愿望,希望骆天鸣能够梦想成真,无论他的梦想是什么。


    而自己欲说还休的心事,重要吗?不重要吧。

 

 

第四首歌《尾戒》

才明白想念只是我的单方面

    大寒,呵出的白气凝成了霜,骆天鸣请安可可去森林公园吃烧烤,呼啦啦一大群人,骑着自行车,一路笑着闹着。


    长裙女孩也去了,她叫卢婉。


    安可可在炭火里埋上个红薯焖着,骆天鸣端着烧烤架子怕沾上升起的炭灰,还不忘对离得远远的卢婉说,饿了吧,鸡翅很快就好了,安可可,你能不能快一点儿。卢婉笑着对安可可说,可可,你慢点儿,别烫着了,别理骆天鸣。


    安可可看见骆天鸣小指上有一枚小小的尾戒,黑色的,安可可闹着摘下来借戴一戴,套在大拇指上正合适。正得意,却看见卢婉小指上也有小小的一枚,黑色的,即使暗淡,也闪着光。卢婉看安可可感兴趣,就说,我先买的,骆天鸣就会跟我学。


    黑色的尾戒象征着独立孤独,忘记过去。骆天鸣知道这代表的意思吗?他真傻,有些事,并不是保持一致就可以。如果他懂得,那这一厢情愿,一条道走到黑的脾气,和自己可真像。


    最后一群人挤在一起拍照,照片定格的瞬间,安可可有了一个决定。

 

 

第五首歌《独家记忆》

我喜欢你,是我独家的记忆

    骆天鸣他们仍旧有集体活动,每次喊她,安可可都有一堆事情要忙,渐渐就不去了。后来真正疏远了,生分了,即使再遇见,也无话可说。


    但忘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往事会毫无征兆地跳出来,准确击中心底最柔软的部分,然后缓慢的疼,无止境地蔓延。


    六月再一次轰轰烈烈地到来,又马不停蹄地远走,惆怅落幕,青春散场。


    音像店旁边的一家网吧,安可可看见骆天鸣正全神贯注地打游戏,她悄悄走到他对面坐下,点开QQ,找到骆天鸣,传给他一个离线压缩包——里面有五首歌,压缩包的名字是,想把我唱给你听,趁现在年少如花。


    她走出网吧的时候,眼角落下一滴泪。骆天鸣,再见。骆天鸣,请你记得我。

 

(生如夏花摘自《演讲与口才》2012年第3期)

评 论